之前翻的维勇的授权

【喻黄】第十六号和弦(end)

•时隔半年的复健「依然是个时速三百的手残
~推荐bgm:Everything Falls-Fee

0.

凡是在G市住了三年以上的人,没有不知道喻文州的。

喻文州出道三年之后的夏天,媒体正在为演唱会造势,粉丝和路人提起他,都唏嘘不已:“系个靓仔唔,也不多唱几年,好可惜。”

然后嘻嘻哈哈两句绯色八卦一扯,谁也不记得刚才在可惜什么。

1.

黄少天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不对。柔软的湿气霭霭地漫开来,愈凝愈重,混混沌沌地压着整座城市。

“去市中心体育馆。”黄少天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“OK,哥们去看演唱会啊?”的哥很年轻,热心地八卦着。

“啊哈?”黄少天发出一个似是而非的音节,钻进车里。车子卡在晚高峰的浩荡车流中,几乎寸步难行,路...

【翻译】(维勇)yuri the aggressive wingman (攻击型守护者---尤里)
作者:thankyouforexisting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288939
授权:见下一条LOFTER,链接已经发给原作者。
*第一次搞翻译,请多指教,欢迎捉虫。
△原文fuck,shit之类的词很多,我尽力绕行。一方面是觉得中文的脏话和英文中表达的意思有偏差,直译非常奇怪;另一方面是个人原因,今年来得及写总结的话会分析一下。
●跨年快乐

概要:

下场的时候,维克托看起来很糟糕。

在奖牌被拿走刻上他的名字之前,维克托甚至没看它一眼。

他看起来失魂落魄。

尤里希...

郑徐24h


花吐症

很失败的感觉...但还是发出来卡时间吧......

郑徐24h
1:00补档

图片好像不能编辑,只好再发一遍。

姿势有参考,梗来自  @南酌. 

【郑徐24h】三更雨(END)

*敲喜欢这种把感情具象化的设定(参考花吐症)
*欢迎捉虫(尤其是气候和时间线偏差

郑轩到徐景熙家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。

徐景熙喜欢养花,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。

从雏菊到绿萝,凡是到他身边的植物,即使萎靡不振,也能迅速变得生机勃勃。这种惊人的天赋一开始在蓝雨闪闪发光,队员们都把家里快要死掉的植物搬到训练营接受徐奶妈的照顾。后来别队的队员来蓝雨,偶尔也会捎上金鱼草,一串红之类来凑热闹。

不久蓝雨就变得像花鸟市场一样热闹,花来自五湖四海,鸟当然是黄少天。

徐景熙家里截然不同,这是只有郑轩知道的事。

每年夏休和过年,徐景熙都会回长江边的老家住一些日子。

郑轩没有什么羁绊,前几年都是留在俱乐部,训练,浇花,也帮工会做一点...

二刷钟无艳时候摸的鱼。
漫威最妖娆英雄,没有之一⋯⋯今天收集素材的时候发现妇联里有个帅到舔屏的弓手,这周找时间摸一发。
冷兵器真迷人,啧啧。

「乔高/高乔」无言(end)


*原著向

*比较仓促,这篇已经收尾了,尽量搞个系列。。。

1.

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高英杰想。

一时眼花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
何况他最近忙得很,虽不常熬夜,但是精神压力非常大。

自从高英杰当了队长之后,俱乐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人问他,从银装属性到Wi-Fi密码,训练时间表和新人指导赛。

高强度训练中间的休息很短暂,常常喝几口水就过了。

训练,管理,训练,协调,训练。高英杰的神经一直紧绷着。

有时候高英杰会不自信于自己的能力,但他一直是个坐言起行的人,无论何时何事都认真对待全力以赴。高英杰心里明白,王杰希将微草托付给他,正是因为他极强的责任感。

但是高英杰突然有点动摇。长久以来一直坚定的心,在两天前被一个背影撼动了。

2...

【喻黄】彼时此刻(AI设定,END)

•就喜欢这种打打杀杀吵吵闹闹恩恩爱爱的故事
1、
黄少天发现自己陷进了一个大麻烦。
每天离开前的例行清点本来是郑轩的事,今天他请了事假,于是黄少天在仓库做收尾工作,他刚把一个敞开的箱子封上,举起剪刀剪断胶带。
一堆激光红点在制服胸口位置重叠成一个,黄少天扔下剪刀,心里暗骂一声我靠。
看清眼前的场面,黄少天呼吸一滞。
十几个机器人站成半圆,举着机械臂对准他,黑洞洞的眼睛和枪口整整齐齐地排成两条横线,幽幽地定格在昏暗的灯光和散乱堆叠的箱子间。
安静肃杀。
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公职人员,黄少天眯了一下眼睛,认出面前这齐整的一列都是XD624机型,很旧的型号,两年前就被淘汰了。
黄少天穿着三级武装的制服,两只袖口各卡着一只...

© 仓鼠的呆毛 (=゚ω゚)ノ | Powered by LOFTER